福运通网络营销与深圳SEO优化第一品牌

专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营销服务
最新资讯

贺霆:跨文化的中医之二:中医西传现象的人类学研究

    Time: 2020-09-06来源:福运通

  我们在《跨文化的中医,之一:中医在法国的形态及启示》一文中讲到当前的中医西传中的文化动力大于临床需求,因此中医在西方的形态更是一个“跨文化”研究的理想标本,来反映西方社会如何重组中国文化,以及后者在此中西“文化间际”(跨文化的另一种译法)显示出的“间性特征”,即能与当今西方文化的发生关联,且引起对方兴趣的部分。现在我们首先来看看法国社会中对中医形态“奖异罚同”这一规则(见《跨文化的中医,之一》)的思想源泉: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印象。

  

  “中国印象”析

  

   “中国印象”是西方社会居民自15世纪起借着探险家、布道者、水手对东方的描述而形成的一种集体记忆。中国与中国人在这样的叙述中代表的是奇异、神秘以及不可理解。[注1]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印象”的内容不断在深度与广度(甚至精确度)上得到丰富,虽然对此印象的态度可以随时代的不同而在爱与憎之间大幅摆动,但其形成时的逻辑却始终如一,并且渗入西方居民日常思维与用语中。法语的“chinoiserie(中国玩意)”就是指摆迷魂阵之类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对根本弄不懂的东西则叹一句“C\’est du chinois(这是中国话)!”

  应该说“中国印象”有点象一个磁力场,使在其中生活的人产生定向的思维,不断使集体记忆巩固、强化。居民们都有意无意地期待有关中国、中国人更奇特的信息,然后叠加到原有的记忆上。公众如此,学者亦如此。著名的例子就是福科(Michel Foucault)正正经经引用一段有关中国人如何将动物分类的话,来证明东方思维的独特性。[注2]不过这段话纯属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搞笑之作,荒谬之处明明白白。无独有偶,我的一位导师,著名医学人类学家,也向我引征同一段话;不知他是中了原作者的计,还是受福科误导。最离奇的是,作为听众的我,当时只是羞愧于孤陋寡闻,却丝毫未对这段荒唐话的真实性起疑心。可见西方“中国印象”磁场对思维定向力之大。定向思维还表现在对逆向纠正的漫不经心,福科的误读使中国学者耿耿于怀,并试图指出西方汉学界将中西文化对立之偏颇。[注3]但西方读者却漫不经心地继续扩散着这个他们所喜爱的错误。如同前文所提到的有关中医“顾客不生病才收钱”的神话,尽管笔者在各种场合澄清事实,但这种与“中国印象”相逆的事实在法国居民集体记忆中很难留下痕迹。

  这样看来,西方的“中国印象”的形成与维持不单是对客观信息的被动接收,而更是根据固有规则主动地对信息进行筛选与重组;这“印象”一旦形成,就不仅仅停留在观念上,而且会以同样的规则对其覆盖范围内居民的行为进行修正。这个规则,我们已经在前文所举的例子中看到了,即“奖异罚同”。于是在法国居民中流行的中医,就会尽量不使用现代技术特别是已在西医临床中使用的技术(电刺激、消毒术等),喜欢选取中医里与当地常识、常规差别大的部分(传统穴名),甚至新造一些更怪异的技术与传说(“幸福宝宝穴”、“无病才付酬”)。

  其实,在西方凡带有“中国标签”的事物,无不受这条文化规则修正,比如与中国有关的餐馆、展览、演出、电影……都会尽量夸张“中国元素”来与当地环境形成强烈反差。这样看来,我们当代中国人眼中“怪异”的法国中医,只不过是落了西方“中国印象”的俗套。笔者觉得与其纠缠于这种西方的中国印象真实性,倒不如好好研究它的作用方式,从而理解各类中国物件跨文化后的形态以及在当地社会中的功能。

  

  传统—现代—后现代

  

  要是把法国的中医与现时中国内地的中医作一比较,似乎前者的形态更接近传统中医,从发展的趋势看更是如此。这其实是整个中国文化乃至所有非西方文化现状的一个缩影。历史的吊诡在于当包括中国在内的非西方社会好不容易已经或正在与自己的传统文化决裂以便“全面西化”时,这些累赘却又成了西方社会当代的明星。以中国为例,如果用深色代表传统文化,浅色代表西方文化,近代以来的中西交流应该使得原本深色的中国社会越来越浅(现代化/西化)。这样,当代西方社会中夸张的“中国文化”反而比较接近传统文化原色,于是显得比现代中国更“中国”。中医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

  不过,拿在法国的中医与中国传统社会的中医相比,它们至少有四点根本性的区别:

深圳SEO:http://www.tianying888.com

关键词:中医,人类学,跨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