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通网络营销与深圳SEO优化第一品牌

专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营销服务
最新资讯

李志毓:关于社会文化史理论的几点思考

    Time: 2020-09-07来源:福运通

  摘要:社会文化史研究在知识传统和研究方法上是对以马克思主义和年鉴学派为代表的传统经济社会史的继承和批判,为历史学参与反思中国历史、社会和文化中的重大问题,提供了必要的帮助。

  

  关键词:社会文化史 社会史 文化生活

   \”社会文化史\”研究是当今国际史学界一股方兴未艾的潮流,在中国史学界也受到了相当的重视。英国剑桥大学的文化史教授彼得·伯克曾从两个方面讨论过社会文化史的概念:首先,从关注的领域来说,社会文化史研究的对象相对于以往历史研究来说,是广阔而新鲜的。它在文化的概念里囊括了政治、饮食、服装、日常语言、身体等许多新的主题,既研究物质文化的历史,也研究身体、性别和记忆、语言的历史。社会文化史也关心政治,但是它所关注的\”政治\”,不是制度或政治事件,而是非正式的\”规则\”,例如人们对政治的态度、组织政治的方式等等。从方法论的角度来说,社会文化史又是置于社会与历史背景之下的一种社会学或文化人类学反思[1]。由此可以看出,社会文化史的兴起,不仅意味着史学领域的拓展,同时也伴随着历史理论和研究方法的反思和创新。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继续追问:作为一种对既有史学理论和研究状况的自觉反思与突破的社会文化史,它体现了怎样的学术传统?秉持怎样的研究立场?它以怎样的视角关照历史?当代中国的\”社会文化史\”对于以往的\”社会史\”\”文化史\”有哪些继承和扬弃?对于我们面对和反思中国的历史、社会和文化中的重大问题可以提供哪些帮助?本文将尝试对以上问题进行一些初步的探讨。

  

  一

  

  \”社会文化史\”作为当代西方的一种史学思潮,代表着一种迥异于传统\”社会史\”的历史视野与解释思路。但是,它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内在于整个西方现代史学的发展脉络,从传统社会史的成果与局限中生长起来的,是对传统社会史方法的扬弃与发展。因此,为了分析社会文化史在哪些方面对传统的社会史有所继承和突破,我们必须先对传统社会史研究的基本特点、优势与局限有所清理。

  就西方历史学的知识传统而言,传统的社会史是一种概念化史学,是一种\”深度科学化\”的历史学。自从兰克学派建立起的一整套历史科学的技术系统与孔德倡导的实证主义史学思潮合流后,按照自然科学的模式建设历史学,以历史学消化和整合其它社会科学,探求和掌握人类社会发展演进的普遍历史规律,就成了19世纪以来众多历史学家共同追求的目标。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隐居巴黎和布鲁塞尔,借助唯物史观将历史视野深入到社会化的经济运动中,并以此为基点,构造了一整套社会演进的因果模式,为在社会历史领域探求\”规律\”提供了依据。马克思认为,历史的真正主体是人们正在进行的物质性生产和生活,以及在此之上建构的社会结构。精神并非绝对自由的,而是深陷于\”结构\”当中的一环。精神抓不住真理,它只是\”社会关系\”的一种曲折的反映,生产力的变革才是历史的终极动因。这套社会结构模式的核心是阶级结构。马克思认为,社会中不同的阶级利益,将导致社会不同的思维、行动方式。历史就是阶级冲突的历史。马克思强调从辩证的角度考察变革的机制,认为悖论和矛盾是唯一的真实,因此生活需要不断的行动,不断的\”革命\”以摆脱秩序的僵化,但正确的行动必须是在认识和掌握了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之后,必须依循历史法则的边界和框架进行思想和斗争。因此马克思主义史学从一开始就是对欧洲实证主义史学的深化。它试图在历史中找到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他让史家把视野深入到经济生产和社会结构中,将研究方向指向那些长期起作用的结构性因素。他从历史的长时段出发,构建了社会结构的概念,有力地推动了历史学的科学化。

  20世纪以后,特别是\”二战\”以后,现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和年鉴学派在对欧洲传统实证主义史学进行科学批判的基础上,携手重建了西方新史学。年鉴学派仍然把研究重点放在深层社会结构上,以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和总体史的观念,建立起历史学的解释模式。他们强调解释、分析,强调史学的\”概念化\”,认为史学家的才智一半是为了发明概念,历史学的进步就表现在对非事件性的东西进行解释并使之\”概念化\”之上[2]。他们推崇一种科学的历史学,试图通过历史学揭示在历史的长时段中真实存在的那些强大的非人格化的力量,揭示那些在历史的长期发展中必然的和经常发生的联系。这种探索结构的工作希望能把左右历史发展的那些重要因素发掘出来,并使之\”概念化\”,由此来确定被人类生活经验证明为有效和有益的规范和准则,并把它们当作\”信息\”来传播,从而使人类的生活秩序化、组织化,使其更容易被理解和掌握。

深圳SEO:http://www.tianying888.com

关键词:文化生活,社会史,社会文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