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通网络营销与深圳SEO优化第一品牌

专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营销服务
最新资讯

潘知常:全球化与大众文化

    Time: 2020-09-07来源:福运通

   现代社会,不但是一个为大众文化提供特殊载体的自然人化的过程( 以符号交流的信息世界取代实体交流的自然世界 ),一个为大众文化提供特殊内容的个体社会化的过程( 以等价交换原则实现人的全部社会关系 ),还是一个为大众文化提供特殊视角的世界大同化的过程( 以开放、流动的公共空间取代封闭特定的私人空间与共同空间 ),而且,在这当中,不但文化、审美的本源被市场化加以转换、文化、审美的能力被技术化加以转换,文化、审美的领域也被全球化加以转换,因此,研究大众文化与全球化的关系,就显得极为重要。

   众所周知,进入二十世纪,由民族国家组成的区域市场经济让位给一种由全球参与者共同构建的世界市场经济。巨型跨国公司的出现、高科技带来的资本配置、信息流通的加速开放性以及资源的流动性、经济的关联性、供求信号的敏感性、经济波动的传导性,这一切都意味着:工业社会转向了信息社会( 又可以称之为:后期资本主义、发达的资本主义、非组织的资本主义、跨国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后福特主义,等等 )。

   于是,全球化消灭区域性,流动空间取代地域空间。地域被网络取代。没有谁还可以是一座孤岛。联合国〖1997年投资报告〗中介绍:全世界已经有44000个跨国公司母公司及其280000个子公司和附属企业,它们控制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生产和三分之二的贸易,掌握了全世界70%的对外直接投资和70%的专利和技术转让。以生产一架波音飞机为例,需要20多万个零件,由分布在全球十几个国家的6000多家企业、800多万员工生产加工而成。这当然只是一个例子。然而即使是从这里,也已经不难看出:西方闹感冒,东方打喷嚏,西方被蚊咬,东方打摆子,一切都不再对应于任何特定地区、特定政治,全球世界已经开始成为边远地区与大城市、落后国家与先进国家的“和弦”。 人类社会的整体化、互联化、依存化时代开始了。那么,长期分裂、割据、封闭的世界何以一朝瓦解?

   首先,这无疑与市场经济本身所具有的那种把社会各个独立领域的生活要素转化为普遍有效体系的内在驱力以及突破国家民族地域界限的强烈冲动密切相关,

   马克思早就告诫我们:西方的近代社会,就其本质而言,是一个由市场经济统治的社会。全球化的事实再次证明,确实如此。作为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市场经济一旦呱呱落地,就立即以无比充沛的生命力闯关夺隘,走向世界。在欲望的驱使下,它与国家彼此合谋,到处扩散,而绝不仅仅集中在一个区域、一个国度。它将社会市场化,社会与市场之间的界限被取消了,甚至,市场自身干脆就变成了社会。它使全球市场化,在全球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能够生产剩余价值,它的身影就会迅速出现 。结果,剥削者无处不在,被剥削者也无处不在。韦伯指出: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扩张,它“正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决定着降生于这一机制之中的每一个人的生活,而且不仅仅是那些直接参与经济获利的人的生活。也许这种决定性作用会一直持续到人类烧光最后一吨煤的时刻。”它“意味着一种绝弃,一种与追求完整的和美的时代的分离” ,马克斯恩格斯的剖析虽然不是针对全球化的,但是鉴于对市场经济的本性的把握,因此尤显透彻:“资产阶级除非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使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 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内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古老的民族工业被消灭了,并且每天都还在被消灭。它们被新的工业排挤掉了,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关的问题;这些工业所加工的已经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来自极其遥远的地区的原料;它们的产品不仅供本国消费,而且同时供世界各地消费。旧的、靠本国产品来满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带的产品来满足的需要所代替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 对此,我们只要看一看市场经济为了解决自身有机构成不断提高和平均利润率不断下降的趋势所做的种种努力,只要看一看市场经济从一国向多国最终朝着无国界方向转变,只要看一看最早进入现代化进程的西欧国家的殖民对象不是亚、非拉各国,而是东欧(为了资本的利益,不惜自相残杀),就可以知道。事实上,全球化正是市场经济在欲望的驱使下所必然达到的极致,

深圳SEO:http://www.tianying888.com

关键词:大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