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通网络营销与深圳SEO优化第一品牌

专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营销服务
最新资讯

阮炜:超级文明“叙利亚”

    Time: 2020-09-07来源:福运通

  1995年,美国学者大卫·维尔金森在其《中央文明》一文中说,迄于19世纪,地球上仍有好几个独立的文明存在,但目前却只有一个了;这个独一无二的文明是西元前1500年左右古代埃及文明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相遇、融合后逐渐形成的。

  

  维尔金森把这个文明称为“中央文明”或“西北旧世界文明”。在他看来,“中央文明”先后融摄了西亚和北非的文明、希腊罗马文明、西方文明、东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是一个“超级”文明。[1] 不难看出,这个文明像我国学界所说西方文明含有“二希”文化要素那样,有着“希伯来”文化和希腊文化这两种最重要成份,与美国人类学家菲利普·巴格比所谓“近东文明”相似,[2] 但其能量比后者大得多。在“中央文明”的威力面前,世界上所有文明,包括近东、印度和中国的文明,已通通丧失了其“历史自主性”。[3]

  必须承认,在文化形态的意义上,“中央文明”论对一个极重要现象所作的描述并非毫无价值,但它带有浓烈的西方中心论气味是没有疑问的。它在理论上也有严重缺陷。维尔金森甚至对“历史自主性”这样的核心概念也没有作一个界定。然而更严重的问题是,在历史文化共同体之意义上,“中央文明”论根本站不住脚,或者说根本没有意义。[①] 因为,历史上太多的文明互动和冲突都发生在“中央文明”内的历史文化共同体之间—发生在叙利亚与希腊罗马、西方与东正教、西方与伊斯兰、东正教与伊斯兰文明之间。这意味着,差不多从诞生之日起,这些文明的“历史自主性”便消失在“中央文明”那巨无霸般的“历史自主性”之中了,或者说它们几乎从一开始便不享有自己的“历史自主性”。既然如此,这些文明压根儿就没有存在过。它们既然没有存在过,哪里还有必要谈什么“文明”?

  尽管如此,仅仅从文化形态来看,埃及和两河流域的文明相遇之后所产生的新文明的确在继续成长壮大,最终发展成为希腊罗马文明、现代西方文明,以及巴格比意义上的“近东文明”。[②] 因此,若暂不谈历史文化共同体意义上的文明,而仅仅讨论文化形态意义上的文明,对于究竟什么原因导致维尔金森想象出这么一个巨无霸作一番分析,是必要的。

  

  二 “希伯来”、“犹太”,抑或“叙利亚”?

  

  维尔金森之所以能够抛出其“中央文明”论,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存在着阿诺德·汤因比所谓的“叙利亚文明”。

  什么是汤因比意义上的“叙利亚文明”?

  这需要一番解释。长期以来中国西方学界都有一个似是而非的说法:基督教的前身是犹太教,伊斯兰教的源头也是犹太教。这一说法意味着,犹太人是当今世界所有其他民族的文化恩人,因为按照这一逻辑或至少就狭义的宗教而言,基督教、伊斯教及相应的西方、东正教和伊斯兰文明的亲体,都是犹太教及相应的犹太文明;[③] 16世纪以来,以基督教为主体成份的西方文明—在很大程度上这个文明就是所谓“中央文明”的核心—的全球扩张,已将犹太教和相应文明的基因移植到所有人类文明区域了,包括中国文明在内;换句话说,藉着伊斯兰教、基督教及相应文明的精神和物质载体,犹太宗教-文明已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因为,基督教和西方文明对全球性现代文明所产生的冲击之巨大,怎么估计也不过分,以至于有现代化就是西方化之说法(当然,即便在当今西方主流学界这也不再被接受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说法并没有大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及相应文明都有着“希伯来”和希腊双重文化渊源,这似乎也不应有太大的疑问。希腊文明有何内涵,其对西方、东正教和伊斯兰三大文明的形成和发展作出过什么样的贡献,似乎更没有争议。

  真正的问题在哪里?

  在于三大文明所共有的“希伯来”基因究竟是源自希伯来民族,即通常所谓犹太人或犹太教、或犹太文明,抑或在一种更深更广的意义上,是由一个更古老的文化亲体,即一个常被简单地称为“犹太”的宗教-文明提供的?三大文明所共有的宗教-文化均来自犹太教,抑或是来自一个“叙利亚文明”或“叙利亚社会”,如汤因比所说的那样?(我们不应忘记,犹太教及犹太文明本身也像三大文明那样,从希腊文化中摄取了大量养分[4])?换句话说,犹太教是三大“圣经宗教”[④] 的前身这一流行的说法,在学理上究竟有没有充分的根据?这一说法是否只是在某种特殊的意义才具有充分根据?究竟是一个西元纪年前便开始流散、寄居于异国他乡的单一民族对人类历史进程产生了如此深刻、巨大的冲击,还是在此民族背后有一种植根于历史纵深,比一个单一民族深厚得多、宏大得多的力量在起作用?为什么汤因比将当前的犹太文明视为“叙利亚文明”的“活化石”?[5] 当人们谈论犹太教对西亚地中海世界其他宗教的影响或充当了该地区其他宗教的亲体时,他们是否仅仅在狭义地谈论一个宏大得多的文明-宗教?他们是否仅仅是为了方便,才狭义地谈论该文明-宗教的种种形态中那种恰恰为犹太人所表现、所传承的特定形态,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个更大更深的文明-宗教本身?或者说,他们是否只见到枝叶,对之作了特写处理,却将大树摈于镜头之外?

深圳SEO:http://www.tianying888.com

关键词:叙利亚,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