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通网络营销与深圳SEO优化第一品牌

专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营销服务
最新资讯

王敦:“听觉文化研究”与“声音政治批评”的张力与互补

    Time: 2020-09-08来源:福运通

内容摘要:目前具备文化人类学倾向的“听觉文化研究”和具备文化社会学倾向的“声音政治批评”处于张力与互补共存的对话关系之中。这里有两个层面的张力和互补。第一个层面是在学理主张层面,即如何理解文化政治、声音、听觉三者动态关系。声音政治批评在这个关键问题上认为文化政治从属于声音,听觉文化研究则认为文化政治、声音、听觉三者之间均具备双向互动,于是形成了张力的关系。互补性则在于这两种学术思路的对话,在总体上深化了对上述三者“三位一体”的动态思考,实则相辅相成。第二个层面在价值取向层面,听觉文化研究的首要任务是对听觉/声音的人文课题的复杂性的“求真”,声音政治批评的首要使命是“批判”,于是形成张力。互补则在于,两者都是从声音/听觉角度来考察现代人的真实处境,并探索改善之道,求真与批判是更高一层意义上“求真”的一体两面。

本文从国内新兴的“听觉文化研究”的话语建构立场出发,对周志强最近发表的“声音政治批评”标志性论文《声音与“听觉中心主义”——三种声音景观的文化政治》进行回应,希望借此来探讨声音政治批评与听觉文化研究之间张力与互补的关系。在过去的五六年时间里,周志强在其声音政治批评的多篇论文里面,将话语框架和批评实践“两手抓”,齐头并进。笔者作为从2011 年以来国内听觉文化研究的理论话语拓殖者及周志强声音政治批评思路的对话者,认为目前听觉文化研究具备“文化人类学”的走向,声音政治批评则具备“文化社会学”的走向。这样一种在学理思路和价值取向两个层面所显示出来的差异,成为对话的来由和动力。差异自然会带来张力。但对话不仅是为了凸显张力,也是为了发现自身和形成互补。

听觉文化研究和声音政治批评都是方兴未艾的新领域,并组成了听觉(声音)性文化议题研究的整体论域。从这个整体论域来看,两者都需要在对话中得到持续的丰富和扩展。从声音政治批评的一端来讲,声音政治批评的研究思路和实践既从属于周志强近年来所提倡的文化(政治)批评的整体框架与使命,也离不开事关讲述声音、听觉的内部问题所需要的思维认知和话语方法——后者需要从不断生成的听觉文化研究的话语建构来获取,此为声音政治批评离不开听觉文化研究的一面。而站在听觉文化研究(可以拆分为“听觉文化的研究”和“听觉的文化研究”两个含义不甚相同的词组)的这端来看,则听觉文化研究也不应仅仅是文化人类学式价值中立的“听觉文化的研究”,还应该是具备着文化干预和介入使命的“文化研究”家族里面的一员,具备文化社会学式“听觉的文化研究”的可能。于是,听觉文化研究自然与声音政治批评具备了共生的交集,也具备交集之外的界限。交集在于“文化人类学”与“文化社会学”对听觉(声音)性文化议题的共同关注,界限则在于具体的兴奋点与价值取向的分野。具体来讲,这里面有两个层面的张力和互补。

(一)在于对声音(听觉)问题的学理理解层面,即如何理解文化政治、声音、听觉三者的动态关系。声音政治批评在这个关键问题上认为文化政治从属于声音,听觉文化研究则认为文化政治、声音、听觉三者之间均具备双向互动,于是形成了张力的关系。互补性则在于这两种学术思路的对话,在总体上对深入思考上述三者“三位一体”的动态提供了契机,实则相辅相成。

(二)在于价值取向层面。在现阶段,听觉文化研究首要任务是对听觉(声音)文化性课题的复杂性的“求真”,声音政治批评的首要使命是“批判”,于是形成张力。互补则在于,两者都是从声音/听觉角度来考察现代人的真实处境,并探索改善之道,求真与批判是更高一层意义上“求真”的一体两面。在这个将来时态的意义上,听觉文化研究理论建构与声音政治批评实践都是针对当下而朝向未来发言的。

声音政治批评的价值及思路

笔者认为周志强声音政治批评的价值,具体而言有三。

首先,“文化批评”实践的价值展现和思路拓展,是周志强所倡导和示范的“文化批评的政治想象力”在声音/听觉文化领域的延伸。周志强针对声音/听觉现象所作出的文化政治批评,与其针对其他文化领域的现象所作出的批评一样,都是具备乌托邦的面向即指向“未来的”。一方面,这样一种文化批评借助声音政治来另辟蹊径,对当代我国文化状况做出详实敏锐细致的洞察;另一方面,声音/听觉文化研究借助文化批评的立场指向,有效地揭示了全球资本主义文化工业和宣传机器无孔不入的迷幻功能。引入对声音政治的讨论,就是引入了针对声音(听觉)这一专门领域文化现象的批判性机制。

深圳SEO:http://www.tianying888.com

关键词:听觉文化,声音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