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通网络营销与深圳SEO优化第一品牌

专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营销服务
最新资讯

你们是“被坑的一代”,但我活在最好的时代

    Time: 2020-09-09来源:福运通

你们是“被坑的一代”,但我活在最好的时代有哪些呢?句子吧小编就为大家整理了一篇你们是“被坑的一代”,但我活在最好的时代,现在就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你们是“被坑的一代”,但我活在最好的时代

文/苏清涛

“党的政策确实好”,这样的话,前两年我也听过,说话的,也是有着漫长的“被洗脑史”的老人。与对洗脑有极强的免疫力、但牢骚和抱怨也比较多的年轻人相比,这些“被彻底洗脑”的老人,对生活现状有着更强的认同感,在客观方面,他们的生活处境并不好,但在主观方面,他们的“痛感”却很轻,这不得不归功于我党多年以来的“洗脑”。

我知道,因为这篇,我要被很多人扣上“五毛”的帽子了。对此,我坚决不承认;因为,我其实是个“零毛”。

话说,前一段时间,“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刚一公布,就有人为80后捏把汗:

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代独生子女,他们将要面对上有4老、下有2孩的局面。

这样的“新痛”,同时也勾起了曾经的“旧怨”,那些老掉牙的段子又开始沉渣泛起,什么80后刚上大学,大学就开始收费了;什么80后刚参加工作,单位分房就结束了;什么80后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而到了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 …

言语之下,80后似乎是改革过程中“被坑的一代”,这代人的命运除了苦还是苦。还有人补刀了一句:“我只想说,咱能不能换一代人坑?”

对段子手来说,写这样的话,也许是调侃、是卖弄才情,但对好多80后人而言,这却是心声。然而,作为一个从西部的农村出来、输在起跑线上的“苦孩子”,我从未觉得自己属于“被坑的一代”。甚至,在读现当代的小说及政治经济改革史的时候,我常常觉得,自己“生活在最好的时代”。

作为一个能力不行却又频繁跳槽的人,我最感激的就是,我“错过了”那个“毕业包分配”的年代。我不用担心被分配去干一份自己不喜欢或“不明觉厉”的工作,然后,再守着那个无聊的“铁饭碗”从一而终——极可能是庸碌的一生。在这个可以自由选择的时代,我可以依靠自己的个性生活,我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而不是强迫自己去适应一份无趣的工作。正因为如此,毕业八年半了,我身上的锋芒也没有被磨掉。

前两天跟一个即将于明年6月份研究生毕业的朋友聊天, 最近,她冒着拿不到硕士学位证的风险,论文还没写完,就跑杭州学自己热爱的越剧了。她是师范类专业,去某些好一点的小学教书,可以拿到1万元的月薪,但她都放弃了。“当教师,太不自由了,我就没有时间玩越剧了。” 想想看,在那个“工作包分配”的年代,能做到这一点吗?可能是,她对越剧再有兴趣,也只能度过压抑的一生了。

很多人会羡慕以前“单位分配房子”的年代,但我要说的是,大一时读一本小说,看见90年代的人,苦苦地“熬工龄”,仅仅为了等到单位给他分房子的机会,并因此而不敢放弃那份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当时,我感到无比恐惧:妈呀,我以后是不是也得为了房子而把自己的一生都许配给一个单位啊?这个念头吓得我出了一声冷汗。 稍后,合上书,我方才清醒过来:现在,已经住房商品化了。或许我永远也买不起房子,但我至少不必再为了一套破房子而“终身为奴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在我之前的几代农村人,常常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干一份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娶一个自己并不爱的女人。而到了我们80后一代,无论多惨,我们至少不必让自己的爱情和婚姻被户口给绑架了。甚至,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的发展,在一些地方,农村户口比城市户口还值钱了。

三四十年前,年轻人谈个恋爱,都可能被定性为“耍流氓”、“反革命”,而我们,赶上了一个可以婚前同居、可以自由地离婚的时代。在做某些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再也用不着像我们的父辈们那样担心世(sha)人(bi)们的说三道四。

可能是因为自己是学历史的缘故吧,我对一切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变化,都感到新奇。我曾为自己晚出生了十几二十年,未能见证“激荡三十年”的轰轰烈烈而感到遗憾,但我们却有幸经历或见证了互联网颠覆人类生活方式的整个过程;直到小学和初中阶段,我还常常把银行和邮局当做“政府机关”,但此后,我们有幸赶上了市场化改革,赶上了“国退民进”,然后,见证了这些“国家机关”的服务质量的持续提升。

深圳SEO:http://www.tianying888.com

关键词:你们,被坑的一代,但我,在最,好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