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通网络营销与深圳SEO优化第一品牌

专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营销服务
最新资讯

创业是什么?(创业是一场可以量化的行为艺术)

    Time: 2020-11-23 17:23:51来源:福运通

见信如晤。接到你的来信是荷花开的时节,现在坐下来回复,窗外的江南红枫已开始飘落。2020年的下半年特别忙碌,仿佛一个欠债的人,趁年关将近的时候必须匆匆地把钱还掉。

从来信知道,你是一个学艺术的,前几年搞自媒体,弄了一家公司,现在“创业失败了”。从字里行间看得出来,今天的你,对商业充满厌恶感,认定“商业社会就是由千千万万个推销员组成的,只不过多了一个麻醉自我的方式”。你给我写信,大概觉得我也是一个被商业耽误了专业的误入歧途的羔羊。

我来说说我的想法吧。

人生要学习三个相处之道,一是与自己,一是与爱人,一是与金钱。说到难易程度,恐怕没有办法分出。

前几天在阿那亚碰到西川,我随口聊起他的诗歌和他的一帮诗人朋友海子、骆一禾、杨炼,西川有点吃惊地说,你不是搞财经的吗,怎么对我们还挺熟的?西川不知道,大学的时候,我在图书馆写了四年的现代诗,到今天,我的书房里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书与诗歌和散文有关。

写字的人看钱,要么高看,要么低看,很少能平视的。晋人王衍爱财,平日喜欢一个人躲在房子里数钱,他的娘子戏弄他,指着那堆钱问,这是什么?王衍死活不肯从嘴巴里说出“钱”这个字,于是称之为“阿堵物”。

“阿堵物”很好,能够买到世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阿堵物”也很脏,它可以败坏世上几乎所有柔软的美好,从友情、恩情到心情。从事商业或创业,就是一个生产“阿堵物”的过程,那当然更是百转千回、无比煎熬和令人倍感挫折。

阿兰·德波顿所谓的“身份的焦虑”,也一度困扰过我。

这些年来,我常常被问及一个问题:“你是一个文人,还是商人?”说实在话,到今天,我还是无法做出明确的二选一。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也不会去做二选一。

创业于我,不仅是获得财经素材和深度了解商业世界的一种手段,同时也已经是生命体验的一部分。我享受商业给我带来的智力挑战,也在不断的挫败和质疑中去体味人生的丰富度。对我——也许对绝大多数的男生而言,这种可以被量化的、极度刺激的体验,只有在血腥的战争和商场上才可能获得。

的确,对于学艺术的你,可以把创业看成是一种可以量化的行为艺术。它的成功或失败,与贵贱无关,与高级或低级无关,在某种意义上,只与财务报表有关。

前几天去上海的TX淮海,那是最近沪上最火的年轻人打卡地。有一个95后的姑娘看上了一个向日葵抱枕,居然售价3000元。旁边的男生嘟嘟囔囔地去埋单:“就这么个东西,那么贵!”女生盯了他一眼:“这是村上隆的限量版,你不知道?”

那男生估计真的不知道。

村上隆是日本的潮流艺术家,据称他每年创作的艺术品及相关衍生品可以销售一亿美元。然而,就在今年的5月底,村上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村上隆沮丧地对粉丝们说,因为受全球疫情的影响,他的工作室可能要破产了。

与此很类似的,还有一个故事。

迈克尔·波特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战略学教授,他创作的“竞争三部曲”是所有商学院的必读课本。可是,在2012年发生过一件轰动一时的事件,由波特发起成立的一家战略咨询公司摩立特,因经营不善,向法院提出了破产保护的申请。“战略大师也救不了自己的公司”的新闻,一度让波特非常难堪。

如果村上隆或迈克尔·波特不经营自己的公司,那么,他们一直是那个象牙塔里的“安静的美男子”,经济危机或疫情,对他们而言,仅仅是灵感的来源或研究的课题。但是一旦沾上了创业的泥巴,谁也逃不出财务报表的拷问。

跟“灵魂的拷问”相比,“财务报表的拷问”最大的不同是,它可以被量化。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创业,甚至大部分有专业能力的、骄傲的科学家、知识分子都不适合创业。商业上的挫折,会让他们产生难以言说的耻辱感,这将曲折地投影到他们对“阿堵物”的态度上。

其实,创业或金钱,如同我们生命途中曾经交集过的一位恋人,没有那么高尚,也没有那么不堪。它仅仅是无数生活和工作的方式之一,选择它的时候,不必飞蛾扑火;离开它的时候,也不必咬牙切齿。

今日中国,是一个物质繁荣而精神苦闷的时代,尤其是在思想市场,四处是禁忌和雷区,充满着种种的不自由。相比较,商业世界倒算是一个比较公平和自由的市场,你可以在法律的红线之上,尽情放肆地冲撞和试验,前辈是用来弑杀的,偶像是用来推翻的,传奇是用来颠覆的,规律是用来证伪的。

对于当代的年轻人而言,创业或参与创业,也许算是一种反抗平庸、并在时代的身上克服自己的一个不错的选择项。

深圳SEO:http://www.tianying888.com

本文标题:创业是什么?(创业是一场可以量化的行为艺术)  

seo学习教程:心情随笔